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上海青年女篮因全运成弃儿女孩上海教练只剩

2018-12-07 11:27:54

上海青年女篮因全运成弃儿女孩 上海教练:只剩改年龄一条路

3个多月前,这些花季女孩还是一帮宠儿,因为那时,她们身上肩负着全运会夺牌的重任;3个多月之后,她们突然发现,随着全运会任务的结束,自己几乎成了“弃儿”。她们,就是上海青年女篮的队员们。如今,球队解散了,教练离开了,联赛也遥不可及,这些队员该何去何从?陪练拉壮丁前不久,去梅陇基地看上海女篮训练,在隔壁场地上正好碰到上海青年女篮主帅张大维,而当时在他面前,只站着5名队员。“小李,带打球装备了吗?”寒暄之后,他突然问了一句。“带了,车上呢,怎么?”一头雾水。“去拿装备吧,陪队员们打球,我们人不够。”随后,换上球衣,当起了这几名女篮队员的陪练,至于其他的陪练人员,有两位助理教练杨正鸣和沈瑜,还有几名学校的工作人员……后来才得知,由于上调一队等原因,这支青年队只剩下6名队员(当时有一名队员未参加训练)。训练总是临时拉壮丁也不是办法,终上海体职院方面临时决定,让这剩下的6名队员也暂时上调到一队,平时就跟着一队练。不过上海女篮目前正在征战WCBA联赛,之前上调的5名队员中,也只有张芷婷和李颖韵两人能偶尔出场,其他人那还能被顾得上?于是,在主场比赛时,这些青年队员就成了一队的“拉拉队”,而上海女篮去客场打比赛时,她们就在另一名教练的带领下独自训练,这种状况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前途未可知两年半以前,上海篮坛名宿张大维成为上海女篮总教练兼青年队主教练,当时他的主要任务,就是率青年队的这批1995、1996年龄段队员,备战去年辽宁全运会比赛。终在全运会上,上海青年女篮获得第五名,成绩和成年队一样。但全运会之后,12名队员的命运发生不同变化,张芷婷、李颖韻等5名队员上调到一队,有一名队员去交大读书,剩下的6名队员该怎么安排,成了一个尴尬的问题:全部上调一队吧?不太现实;继续保留队伍吧,不但人手短缺,似乎也不太现实;遣散回家吧,又会人才流失……据了解,这些刚征战完去年全运会U18比赛的青年队员到底该如何安置,还得等待下一届全运会的项目安排确定之后再说:如果届时有U22这一组,那么她们这支球队就将得到保留,继续为下届全运会服役;如果只设U18青年组,那她们已经失去了用处,可能就得自谋出路了。张大维透露说,由于前途未卜人心不定,目前这些队员中已经有几人不想再继续练下去了。这是谁的错如果这几名队员真的就此提前退役,那么这对于本来后备力量就很薄弱的上海女篮来说,无疑会产生一种鸟尽弓藏的负面影响。“现在的上海女篮,年龄跨度太大,老队员和小队员差了都有十岁,这对队伍的发展没有好处。”张大维无奈地说,“下一个青年队的组队,肯定还是为了下届全运会,这种思路会耽误很多苗子,1999、2000年龄段是下届全运会适龄球员,那1997、1998年龄段的球员怎么办?是不是只有改年龄以大打小一条路了?”张大维、杨正鸣都很同情这些队员的遭遇,可是他们也没办法解决。“如果从一线队的实际需要角度出发,青年队应该是两年一个年龄段来培养,而不是全运会的4年一个年龄段。”张大维说。可这些事情不是教练们能决定的。一切为了全运,在这一大原则下,上海女篮的梯队建设由正常的两年一批变成了四年一批,其结果就是打得了全运会的打不了联赛,而如果登不上联赛这个殿堂,往往就意味着之前的努力全部成了无用功。对于这些年轻队员来说,她们热爱篮球,并为此付出汗水和泪水,可是却不得不过早地在命运的十字路口抉择和迷茫——这是谁的错?这些哀愁又该如何避免?本报 李元春

捕鱼游戏客服
筋骨丹全蝎蝮蛇丸
分板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