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吉祥号只是符号盗卖没犯盗窃罪吉祥号号

2018-11-05 21:07:39

吉祥号只是“符号”,盗卖没犯盗窃罪 - 吉祥号,号

特殊号,价格也不一般

类:尾号类型:AAAAAA及以上

要求:首次预存话费不低于5万元,必选套餐886元以上3G基本套餐,在时长不低于36个月。

第二类:尾号类型:AAAAA、ABCDEF、FEDCBA

要求:首次预存话费不低于3万元,必选套餐586元以上。

第三类:尾号类型:AAAAB

要求:首次预存话费1.5万,386元以上套餐。

……

一、一场宣判:什么是吉祥号?

“6666”“7777”“8888”“9999”“123456”……以这类重复数字或连续数字为尾数的特号,一般被人们称作“吉祥号”,并人为地赋予其美好的愿景。

特号是一种稀缺资源,经常看到一个吉祥号就卖到几万块钱。那么它到底有没有价值?电信代理商唐俊瞅准这一“商机”,私自将电信的多个吉祥号码转卖他人;他和同伙熊兵转卖一个尾号为6个7的号码时,要价甚至达到10万。武侯检察院指控唐俊、熊兵偷卖特号,构成了盗窃罪;而辩护律师则认为,特号没有价值,不构成盗窃罪。

昨日,这一备受关注的吉祥号盗卖案件在武侯法院公开宣判,而判决结果引出了一个更大的关注点:法官指出,特号不能作价评估,没有支持检察院指控盗窃罪的请求,而法院以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对二人作出了缓刑判决。

倒卖:一个吉祥号要价10万

在去年9月的次庭审中,武侯检察院曾指控,代理商唐俊发现中国电信有多个吉祥号处于停机欠费状态,他认为根据公司内部规定,号停机欠费3个月以上就可以销户。他就抓住这一规定,在中国电信武侯分公司办公室内,多次偷偷地利用下属员工的工号,进入公司的综合营账系统,修改系统信息。唐俊将特号153×××99999、18×××888888、189××666666等5个特号转让到他人名下,获利12.9万余元。

同年7月,唐俊和销售主管熊兵将18×××777777的号转给朱某名下。双方谈好以10万元的价格卖给朱某,但出乎朱某意料的是,他拿到这个特号没使用多长时间就被停用了。朱某来到电信公司要求给个说法,电信工作人员查询后发现朱某所使用的号码是被盗用的。公司经调查发现唐俊有作案嫌疑,并将唐俊非法过户的所有号码停用,并报警。

获刑: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

昨日上午11时许,备受关注的吉祥号被盗卖一案在武侯法院开庭审理。被告人唐俊和熊兵再次被带上刑事审判法庭,他们在失去了1年的自由之后显得很平静。

经过10分钟的休庭合议,承办法官说,“作为本案的特号不能作价评估。”因此,法庭对检察院认为他们构成盗窃罪的意见不予采纳。

虽然他们不构成盗窃罪,但他们两个违规通过计算机提取号码,转卖给他人,构成了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终,武侯法院判决他俩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唐俊被判3年有期徒刑,缓刑4年;熊兵获刑1年,缓刑2年。

“这一结果还算满意。”律师唐立平说,要是判构成盗窃罪,由于唐俊的犯罪数额属于巨大,将被判3年以上。

(被告人均为化名)

二、一个焦点:偷吉祥号卖为何不构成盗窃罪

检察官:已构成盗窃罪,两人的目的都是谋取非法利益;

唐俊违规窃取电信公司的5个号码转卖了12.9万元;熊兵和唐俊一起盗卖了尾号为6个7的特号,并要价10万元

辩护律师:不构成盗窃罪,电信公司不得向用户收取选号费或占用费,所谓特号没有价值;

盗窃号码类犯罪仅涉及资费损失,而本案中电信公司没有提供其损失情况

法官:不构成盗窃罪

作为本案的特号不能作价评估,两人的获利情况也和指控的不一样;

但两人违规通过计算机提取号码,转卖给他人,构成了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

在次开庭时,由于检察官当庭表示申请新证据,法院遂宣布择日开庭再审理。

在昨日的庭审中,检察官当庭提交了唐俊所在公司与电信公司签订的政企业务代理协议,协议赋予了代理公司有换卡、过户、新开业务的职能。法官随后指出,要出售电信公司的特号,需要经过5层审批,他们并没有权利销售这些特号。

当事人:“我只是违反了公司内部规定”

检察官说,他俩的目的都是谋取非法利益。唐俊违规窃取电信公司的5个号码转卖了12.9万元,已构成盗窃罪;而熊兵和唐俊一起盗卖了尾号为6个7的特号,并谈好以10万元的价格转给他人,也构成盗窃罪。

听到检察官的说法后,唐俊则提出,虽然公司内部规定这些特号只有重要客户或预存话费才能拿到,但根据信息产业部的规定,这些号码没有特殊价值,也不能加利销售。“我只是违反了公司内部规定。”唐俊显得很激动。

而唐俊的辩护律师唐立平则拿出2003年信息产业部出台的《电信码号资源管理办法》,指出电信公司不得向用户收取选号费或占用费。“根据这一规定,这些所谓特号也没有价值。”唐立平同时认为,盗窃号码类犯罪仅涉及资费损失,而本案中电信公司没有提供其损失情况,不构成盗窃罪。

在当日的陈述阶段,唐俊说,他今年已经31岁,只有初中文化,汶川地震后从老家北川来成都工作,“慢慢地从小工踏踏实实做起,才晋升为事发前的副经理,希望法院能给自己一个机会。”但整个庭审过程,唐俊只是说认错,始终没有说认罪二字。

承办法官:特号不能作价评估,不构成盗窃罪

经过10分钟的休庭合议,承办法官说,“作为本案的特号不能作价评估。”因此,法庭对辩护律师提出的不构成盗窃罪的辩护意见予以支持,对检察院认为他们构成盗窃罪的意见不予采纳。

对获利情况,法院查明的情况和指控的也不一样。根据查明的情况,法官说,唐俊卖了5个特号,分两笔获得了4.9万元。由于唐俊说他和朋友花了4万元向熊兵购买了尾号为6个7的特号,此后熊兵退还了唐俊3.5万元。因此对这个号码,法官认为,两人共同获利4万多元。

三、调查

太升路小店尾数“”叫价100万

昨日下午,成都商报来到太升南路,对“吉祥号”的售价进行了调查。路口一家不到10平方米的小店里,一个130开头,后7位都是数字7的联通号码,叫价100万。营业小伙称,价格可以商量。另外,一个尾数为9999的号码要价6万,尾数为6666的号码则要价3万。

营业厅:不单独卖有的“凭关系才能拿到”

随后,成都商报先后来到联通、电信和移动营业厅。在三家营业厅内,“吉祥号”并不单独售卖,但要想使用“吉祥号”,需要办理费用较高的套餐,而且必须预存几千不等的话费。

太升南路85号电信营业厅内,客服人员称,营业厅内只能办理四类(尾数为AAA型)以下的号码,其中四类号码,首次预存话费4800元,必选套餐189元以上,在时长不低于24个月。“四类以上的,凭关系才能拿到……”但成都商报刚要离开时,一位男性工作人员说,他可以帮忙问一下;随后,该工作人员来到店门口,将坐在门口的一位中年妇女介绍给成都商报,说她那里有,这些人从电信公司购得“吉祥号”后,另行转卖。

而在对面的移动营业厅,客服人员称,目前全省的移动号码都是联销售,客户只能先到选号机上选取,然后办理入手续。成都商报多次尝试,只能选择尾数AAA以下的号码,一个“151×××××666”的号码,要求预存款2480元,套餐388元,在年限24个月。

靓号:“”要7368元

在腾讯页上的“靓号站”,不少号码下面都标明了价格,从几十Q币到几千Q币不等。不少靓号价格不菲,一个号码为“”的靓号,初选费为6888Q币,而且还要少开通会员48个月,每月10Q币。这样点进支付页面后,显示这个靓号需要支付7368元,如果会员服务期满,号还会被冻结,90天内没有续费,该号码还将被收回。根据腾讯站上的问题回复,靓号无法买断,如果会员没有续费,普通靓号可以继续使用,但其他类型的靓号就无法继续使用了。

四、律师说法:电信号码属于公共资源不应加价销售

昨日,成都商报在上查到了2003年开始施行的《电信码号资源管理办法》。其中第18条第3款规定,“电信业务经营者取得号码使用权后,未经电信主管部门批准,不得擅自拍卖用户号码资源,不得向用户收取选号费或占用费。”

就此规定,成都商报采访了泰和泰律师事务所律师马铃,马铃说,根据这一规定,电信公司就不能收取“选号费”。因为号码资源属于全社会所有,是一种公共资源,电信公司在获取这些号码后不能加价销售。

而腾讯公司自己创造的这样的一种通讯方式,因为其市场需求,具有财产属性。因此,马铃认为,号码不能加价销售,而号码可以根据双方的约定进行有偿销售。

捕鱼代理
网络营销学院
膨胀剂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