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新中国改造日本战犯纪实从宽处理令顽石点头

2018-12-01 07:51:02

新中国改造日本战犯纪实:从宽处理令顽石点头

核心提示:二战之后,在世界范围对战犯进行审判的有几十个国际法庭、军事法庭,庭审数千次,从来没有过的一幕出现在了新中国人民法院特别军事法庭上。45名战犯,对法庭指认的所有罪行全部承认,没有辩解,没有推脱。被告席上的很多战犯痛哭流涕,当庭下跪,跪向审判席,又跪向旁听的中国民众。

日本战犯在法庭上痛哭流涕,全部认罪

本文摘自:中新,作者:佚名,原题为:《新中国改造日本战犯纪实:从宽处理令顽石点头》

从7月3日开始,国家档案局以每天一人的方式公布45名日本战犯的侵华罪行自供。个公布供词的战犯叫铃木启久,侵华日军第117师团中将师团长。从他的供词中截取一段,就足以骇人听闻: 只我个人记忆即杀害了5470名中国人民,烧毁和毁坏中国人民的房屋18229户,其实际数字很(可)能还多。

1956年,铃木启久等45名罪大恶极的日本战犯,在中国人民法院特别军事法庭上接受了正义的审判。这次审判,没有一名日本战犯被判死刑。另有1017名战犯免于起诉,释放回国。中国人的宽容让世界惊叹。

更令人称奇的是这些日本战犯的表现:所有战犯都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甘愿伏法,甚至主动要求以死谢罪。二战后审判日本战犯的法庭上,从没有出现过这样全体认罪、悔罪的日本战犯。

1964年3月,全部日本战犯被释放回国。1000余名经新中国改造的日本战犯,成立了 中国归还者联络会 ,他们以罕见的勇气和坦诚,揭露侵略战争的罪恶,在日本为 中日永不再战 奔走呼号。

当年关押、改造日本战犯的管理所,被他们称为 再生之地 。曾经被日本军国主义豢养成的嗜血恶魔,在新中国找回了良知,一个个被战争机器扭曲的灵魂,回归人性。

一个不跑,一个不死

1950年7月19日,一列由苏联开来的闷罐列车驶入了中国边境小城绥芬河火车站。

通常,国际列车要在这座车站进行换轨。苏联铁路的轨道宽度为1520毫米,中国使用的是1435毫米的标准轨。而这趟列车要交换的不是轨道,是 乘客 。密不透光的闷罐车中,装载着969名日本战犯。

中国的押运专列就停在站台另一侧的标准轨上,等待着把这批日本战犯运往抚顺的战犯管理所。

1945年8月,苏联红军出兵中国东北,击溃了日本关东军,一下子抓了60多万日本俘虏。这些俘虏被悉数押到苏联境内。二战期间,苏联丧失了2000万人,日本俘虏们被用来填补劳动力的巨大缺口,多数送到了西伯利亚强制劳动。后来,苏联逐渐遣返日本战俘。据苏联方面的统计,共有577567 人被遣返回日本,另有大约十分之一的日本战俘因为气候、疾病等原因死在了苏联。

网络捕鱼平台
速凝剂单价
塑料编织袋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